主頁

 

疫症下的藝術空間-2020

 

鑒於⽬前全球疫情仍然嚴峻,Amanda Wei Gallery 魏畫廊決定推出本次藝術家群展,對全體⼈類的共同危機作出回應。災難⾯前,藝術之⼒量看似不可觸摸,卻能給予最多精神撫慰;作品本身即是故事,用多樣的形式與媒介記載⼀代⼈的共同記憶與反思。展覽初衷是從精神上⽀持回饋災難中的個體,同時藉此機會參與時下關乎整體藝術⽣態的論證:特殊歷史時期中,藝術家的表達有什麼樣新的可能性,藝術的身分與功能會如何變化,最終又將如何呈現於社會及⽣活當中。 

 

本次線上展覽魏畫廊邀請八位享譽海內外的國際藝術家,為閣下帶來⼀場創新與重構之旅。參展藝術家有:黎志⽂、⾦⽇龍、譚平、周春芽、華烯宇、傅慶豊、 西⾥爾·孔⼽(Cyril Kongo) 和CEET Fouad。

 

 

展品囊括⼗余件繪畫及雕塑作品,其中多數為藝術家於疫情爆發後所進⾏的創作,內容與形式直接反映創作的⼼路歷程,但卻不僅限於社會現實的捕捉;作品借助當代藝術⾃身的不可定義性,為觀者提供了⼀種符號學式的、漂浮的能指 (floating signifier),留下了作品解讀的無限可能。展品所呈現的視覺效果及情感體驗不盡相同,從充滿意識形態⾊彩的號召,到關於疼痛與失落的私⼈記憶,抑或是⼀種對平靜美好藍圖的嚮往。八位藝術家雖來自不同國家地區、種族及文化背景,但他們傳遞來自海內外的共同信念:全體人類應當團結一致,共克時艱。

 

黎志文


 

雕塑「共同體」中斑斕的著⾊⼤理⽯如同⽽今世界形⾊各異的社會個體,影射著各⾃不同的觀念、種族、性別、⽂化、以⾄信仰。船型的⽊器是⼈們⽣⽣相息的⼟地,更是在此艱難世道下載渡⼈們的⽅⾈。在這⽣命的共同體中衝突與對⽐各放異彩,卻又⼀體同⼼,同⾈共濟。

 

lai-chi-man-community

共同體, 2020 | 柚木、著色大理石, 63 x 32 x 22cm

 

lai-chi-man-landscape

風景, 2014 | 紙面丙烯, 67 x 49cm

“⼈類雖有不同民族,⽽相互依賴共同⽣存在此地球上,應是同⾈共濟去克服現今之Covid-19病毒。 ”

— 黎志文

 

金日龍


 

2020年或已成為某種⽂化象徵,其背後追隨著⼀系列的沉痛反思。在金日龍眼中這是⼀種肇端,在數不清的「隔離空間」下,我們會更加清醒意識到⼤⾃然的每個⽣命體都是貴重且無可替代的,共⽣共存。⿊與⽩的交織呼應,蘊藏著對⽣命的無⾔思考。

 

jin-rilong-february-twentieth

2020.2.22, 2020 | 布面丙烯, 61 x 61cm

 

jin-rilong-february-second

2020.2.2, 2020 | 布面丙烯, 61 x 61cm

“疫情期間,我做了很多思考,包括地球、環保、⼈類的問題,整個地球就是個共同體,每個地⽅都是分不開的。不可預計的“新冠肺炎”,中斷了我們繁忙正常的⼯作和⽣活,14億⼈的農曆新年都在家隔離防治傳染疫情。

對我來說,三⼗多年來每逢春節固定拜訪導師的⾏程也只能改為在家撥去電話。2⽉22⽇,是我⽣⽇的當天,家⼈在國外提醒我吃⾧壽⾯,這便是我⽤⽇期命名作品的緣由。” 

— 金日龍

 

譚平


 

在災難時代,藝術在傷疤與反思中安身立命,在混沌前路中汲取力量。以感情為媒介,提供信念與希望是抽象藝術伸向人類生活的觸角。在藝術作品中一次次回顧社會與人類生活的摧毀與重建,我們終將從災難中得到療癒和啟發,在開放式的對話中找到自己的答案與出路。

 

tan-ping-sewing

縫合, 2020 | 布面丙烯 60 x 80cm

 

tan-ping-floating

漂, 2020 | 布面丙烯, 60 x 60cm

“I在2020年這個特殊時期,我們被封閉在堅固的方盒子裡,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感受到隱隱的恐懼,靈魂的漂浮不定、無處著陸、居無定所。曾經麻木的神經,也因此會遭遇“傷害”得以覺醒!而藝術會成為“痛”的記憶。”

— 譚平

 

周春芽


 

「桃花」系列作品被廣泛認為是周春芽最廣受歡迎的藝術創作系列之一,傳達了一種自由奔放、漫無目的的感覺。

 

zhou-chunya-peach-blossom-no1

桃花 No.1, 2014 | 絲網版畫 限量版本 I/J, 121 x 160cm

 

作為一位熟悉中西方文化藝術的中國藝術家,周春芽的桃花展現了一種介乎新表現主義和中國文人美學之間的複雜性和模糊性。在而今這樣一個灰色的時間節點,桃花帶來一抹鮮豔色彩,象徵人類對生命的崇高熱愛,和打破灰暗迎來春天的期盼。

 

 

華烯宇


 

畫中的雪人寄託著困境之下人類複雜多元的內心世界,以童真的角度看待希望與死亡。在漣漪暗湧的湖水中,人類走向的究竟是坦途還是凋零?雪人以悲劇的姿態逐漸消逝,生命脆弱如斯;冰冷疏離的心逐漸解凍,人情冷暖亦如斯。

 

hua-xiyu-snowman

雪人, 2020 | 布面油畫, 30 x 40cm

"雪人通常會被賦予一種純真、可愛的形象,同時必不可少的還會被添加一副標誌性微笑。當雪人被置放於這看似美好的環境之中,也許危險才剛剛開始,又或許它將以另一種形態獲得永生。"
— 華烯宇

 

傅慶豊


 

杜鵑窩是經典影像中對瘋人院的隱喻,無自由無個性的極端監視空間。藝術家以一種魔幻現實的手法引發觀者的共鳴與思考。烏托邦式的願景下,我們一同「飛越」死亡的桎梏,為人類的未來注入無限希望。

 

alixe-fu-one-flew-over-the-cuckoo's-nest

COVID-19飛越杜鵑窩, 2020 | 布面油畫 19 x 24cm

"當狂妄無知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Pandora’s box),釋放出人世間的所有邪惡(病毒),文明世界受到萬刧不復存在的威脅。我在作品中描述大地兒女跨越象徵瘋人院的病毒,攜帶著真誠、良知、勇氣和智慧滅掉瘋人院解決病毒創造未來,蓋上盒蓋,把它永遠鎖在盒內。人類將更加團結一心,為文明世界開啓新的世紀。"

— 傅慶豊 

 

CYRIL KONGO


 

反叛、視覺衝擊,無所畏懼,塗鴉藝術的永恆精神。摧毀與再創造,一如當前災難中人類所需要的信念支撐。當代塗鴉進入大眾流行藝術的範疇,化身為人類自由精神的表徵。結合背景中若隱若現的中國地圖輪廓,Kongo在他塗鴉中飽滿的色彩、筆觸中注入克服困難的能量,通過口號式的宣言傳遞祝願。

 

cyril-kongo-untitled

無題, 2020 | 布面混合媒介, 100 x 130cm

"我想通過我的作品來支持那些在武漢經歷苦難的人們,衷心祝願他們早日康復,恢復正常生活。"
— Cyril Kongo

 

CEET FOUAD


 

CEET Fouad畫中的小雞就像是一種對人類的隱喻,每個人看起來都如此相似,並且無時無刻都在社會中被壓縮在一起。但在這幅新作品中,那些可愛且童真的小雞卻不再聚集成群,而是彼此隔離。首次出現的正方形小雞也像徵著人們當前被困於不同的「盒子」中,反映在現實生活中正是他們的房間和公寓。然而,即使在如此嚴峻的時刻,生活依然如畫中所表達的那樣五彩繽紛,充滿希望。

 

ceet-fouad-quarantine

隔離, 2020 | 布面混合媒介, 60 x 120cm

"人們被軟禁於他們的房屋、公寓內,多色多樣的病毒在空氣中四處遊走。經此一疫原來人類不是自以為的地球最強大的存在,而是最脆弱的存在。這件作品是為了表達人類是堅不可摧的。"
— CEET Fouad

 

災難之下的個體,活動⾃由受到極⼤限制,⼀切都變為⽣命安全之後的「退⽽求其次」之選。藝術在被按下暫停鍵的生活中增添⾊彩,讓人類更能潛入內⼼,去關注物質世界之外的內容。⼀場災難除卻事關⽣死存亡,更會波及社會政治、經濟、⽂化的⽅⽅⾯⾯,直至演變成⼀場全球危機。精神世界的崩壞、 經濟泡沫、媒體的可疑和遭⼈憤懣、沒有聲⾳的個體、同理⼼的過度飽和。藝術為那些不夠美妙、卻極為重要的觀點提供了⽣存空間。作為⼀份不可或缺的態度集合,它作⽤於潛意識和現實之外,無形中為觀者構建思考與感知的敏感度,使破碎的癒合,令枯萎的再次鮮活。